褚烊

更新时间不定
有写手稿的习惯,不介意的妈咪可以直接来找我要手稿看

【绚色追忆第十九章22:00】失落明珠

上一棒:@甜粥 

下一棒:@謃橼 


主题:过去

关键词:「花吐症」from @陈甸甸今天写文了吗

 ooc致歉

                                                 

音乐,灯光,起舞,歌唱。

 

一切都像平时那样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台下的粉丝挥舞着手灯和应援棒,表达着自己对于偶像的喜爱,台上的他们以最好的状态回应着粉丝们的心意。

 

但是,是不是少了点什么呢?濑名泉这样问着自己。

 

下场的时候,濑名泉停下了脚步,望着舞台的另一边愣了神。

 

“呜哇!濑名是被外星生物附体了吗?!怎么突然停下来了!”月永雷欧边说边扑向呆在原地的濑名泉,却被鸣上岚一把抓住后脖领。

 

朱樱司看了看濑名泉,又看了看被人拎着走的月永雷欧,认命的叹了口气,承担起了带朔间凛月回休息室的重任。

 

“泉,在看什么呢?”鸣上岚回头问到。

 

“鸣君,我是不是忘了些什么。”濑名泉露出迷茫的神情,周围的队友也都愣住了。

 

“啊拉,泉怎么会突然这么说呢?”意识到事情不对,鸣上岚打起了马虎眼,“泉一定是刚出院累着了,怎么会忘了东西呢?”

 

接受的来自鸣上岚的眼神,朱樱司很快反应过来:“对对对,濑名前辈一定是太累了,快点回休息室吧。”

 

真的是,这样子吗?

 

…太不对劲了

 

先不谈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失忆,就出院那天所以人的反应,就很不对。而且刚才他们的反应,就像生怕自己知道什么一样。

 

是因为那个女生吗?那个,名叫杏的,制作人。

 

那个,摆在他床头柜的相框里的那个女生。

——————

“我说,你在干吗呢?!这么晚了怎么还不回去休息?”濑名泉看着眼前还在加班的人,眉头皱了皱。杏却像受惊的兔子一样,吓得打了个哆嗦。

 

“啊,真是的,濑名前辈不要突然出来吓我一跳啊!”看清楚来人,杏松了一口气,手上的工作还是没有暂停,“这个马上就要交了,今天必须要写完,濑名前辈还是先回去吧…”

 

她不敢抬头看他,哪怕头顶传来炙热的目光。但是,她还是不敢抬头,她怕他看穿自己。

 

毕竟这是,不能说出来的爱。

 

——————

制作人有个小秘密,谁也不知道的小秘密。她喜欢濑名泉,当洁白的雏菊从指缝里漏出,喉咙里强烈的灼烧感不断提醒着她,她喜欢上了濑名泉。

 

不会有人知道的,她在心里这样安慰着自己。但是,还是有人看出来了呢。“妹妹酱,最近怎么一直躲着泉呢?”

 

比她先回答鸣上岚的,是嗓子里传出的撕裂感和争先恐后的从她嘴里涌出的白色花瓣。

 

她摆了摆手,向鸣上岚示意自己没事,然后熟练的 拾起地上的花,她留着一朵,在手上把玩。“姐姐,能请你帮我保密吗?”她笑了笑,就跟与自己无关一样。

 

“可是…”鸣上岚急切的想要告诉杏什么,不是她想的那样啊。

 

“姐姐,没有什么可是的,”她打断了鸣上岚的话,像是在陈述一件最平常的小事,“我不能毁了他的前程。”

 

——————

“你最近,怎么一直躲着我,”濑名泉的手有规律的敲着桌子,像是无意的挑起一个话题。

 

杏敲键盘的手一顿,很快就又恢复正常,“没什么,就是最近感冒了,想着您老最近的工作,不能传染了您老不是。”她用着一种近乎玩笑的语气,说着最近躲着他的理由。

 

“我不信。”濑名泉别过脸,望向窗外的月光,“那你最近怎么没有躲着雷欧君他们。”

 

…回应他的只有杏敲击键盘的声音

 

旁边传来无奈的叹息声,“我做完了,您可以回去了吗?”

 

她起身,收好桌上的文件,顺手将一个包装好的礼盒递给濑名泉,“迟来的生日礼物,这下您老该满意了吧。”

 

对上濑名泉疑惑的眼神,杏咳了咳,然后一脸正经的开始胡扯:“这不是一直在加班吗,正好,你今天过来了,就顺手给你啦…”她的话还没说完,喉咙里传来熟悉的撕裂感。

 

糟了,她在心里暗叫不好,濑名泉也注意到她突然变白的脸色,“喂,你怎么了?”

 

杏没有接濑名泉的话,甚至连桌上的包都没拿,就冲向门外。她什么都没有说,但是散落的花瓣已经说明了一切,濑名泉的目光沉了沉,她也是,喜欢自己的对吧。

 

“明天有空吗,来谈一谈?”濑名泉对话框里的话删了又删,最后还是决定发这一句话过去。

 

一分钟…两分钟…迟迟没有得到回应,没有关系的,至少明天还能见到她不是吗?

 

可是第二天,当他来到es大楼的时候,得到的却是制作人身体不适,请了个长假的消息时,人还是肉眼可见的失落了起来。

 

不管怎么样,还是去见见她吧。

 

 

相拥,亲吻,倾诉

 

是彼此相通的心意。

 

还有什么呢?

 

在记忆的尽头,是倒在血泊中的两人,和再也得不到回应的爱意。

 

他好像,全部都想起来了呢。

 

他的嘴角噙着一丝苦笑,我怎么能忘了你呢。

 

我亲爱的制作人小姐,我亲爱的…


                                    


 开始复健。现在的我是还债烊。


彩蛋 by@謃橼 


 

 

 

 

呜呜呜大家就当没看见,杀了我吧——

(钻地里去)

【栗子杏仁曲奇食用说明 22:30】与他爱的结晶

上一棒:@殷(间歇性码字) 

ooc致歉

                                              

(一).

关于这个孩子,其实两个人都很意外。


knights正处于事业上升期,杏的工作也越来越忙,这个孩子的到来,无疑打了两人一个措手不及。


两人沉默的坐在桌前,昏暗的烛火在黑暗中摇曳。


谁都没有先开这个口。


半晌,朔间凛月的声音响起:“留下这个孩子吧,小杏,现在的我们,已经有能力能保护ta了不是吗?”


杏迷茫的抬起头,愣了一会儿,才小声反驳,“可是…”


她的话没有说完,朔间凛月轻轻的将一根手指抵在杏的嘴前,“没有可是,你要相信我,小杏。骑士永远不会让公主失望的不是吗?”


他的嘴角噙着笑,晚风吹过,吹起了床帘,吹灭了烛火。月光撒下,给朔间凛月周身渡上一圈柔和的光晕。


杏也跟着笑了笑,然后轻轻吻了下朔间凛月的手背,“好啊,”她轻声应着,“我一直都,相信你啊。”


(二).

这已经是朔间零这个星期第四次来杏家看小栗子了,可是今天才星期三。


“笨蛋兄长不用去训练吗?为什么总是来我家?”朔间凛月看着眼前紧紧抱着自己女儿的人,发出了不满的声音。


“oioi,小零只是想抱抱小侄女嘛~”朔间小零出现


小栗子是杏和朔间凛月的女儿,和杏一样的发色,眼睛确是和爸爸一样,像一块漂亮的红宝石。


小团子奶香奶香的,被楼里许多“坏叔叔”惦记着,这让朔间凛月不敢带女儿去练习室,容易被抢走,但是朔间零却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


杏还在公司加班,家里就只有朔间俩兄弟和小栗子。刚睡醒的孩子,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朔间零抱进了怀里,下意识的往抱她的怀里缩了缩,然后奶声奶气的说了声晚上好,就探着个小脑袋四处张望,用逐渐清醒的意识发出了疑问:“叔叔下午好,爸爸也是!爸爸,妈妈呢?”


看见女儿醒了,朔间凛月伸手摸了摸她的头,然后耐心的女儿解释到:“妈妈临时有事去公司了,小栗子要乖乖的哦~晚上爸爸带你去一起接妈妈好不好啊?”


听到朔间凛月的话,小栗子使劲点了点头,然后伸手拍了拍自己的小胸脯,“小栗子乖乖的,小栗子可听话了,小栗子要和爸爸一起去接妈妈!”


朔间零内心:太可爱了,吾辈血槽空了——


(三).

小栗子又睡着了,要说她哪里最像朔间凛月,那这嗜睡的习惯是不能不提的。但是小孩子嘛,多睡会儿很正常。


朔间凛月掖了掖小栗子的被角,转身出门,轻轻掩上门,看着旁边的朔间零,扭过头,过了一会儿才别扭的说到:“晚上一起吃个饭吧。”


朔间零笑了笑,“薰君念叨小栗子好久了,什么时候带来我们训练室一起聚聚?”


提起羽风薰,两个人又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毕竟,谁都很难忘记在婚礼结束后哭的伤心欲绝的羽风薰。


(四).

防火防盗防队友,别把女儿带着去训练室,朔间凛月深有体会。


朱樱司趁濑名泉不注意,从训练室的柜子里掏出了小甜品;鸣上岚从包里掏出了准备已久的小裙子和影片美伽准备的小配饰;月永雷欧往小栗子的手机塞满了乐谱。


你问濑名泉在干嘛?哦,他在问小栗子这里最喜欢谁。


小栗子很坚定的点了点头:“最喜欢妈妈。”


朔间凛月笑着举起来女儿,“我也是哦~我最喜欢你和妈妈了——”



end.


彩蛋是小栗子的自述信







【9.15奶杏24h 22点】 我学会了,我cp真甜

上一棒:@戏子 

下一棒:@殷(间歇性码字) 

ooc致歉

失踪人口回归(bushi)好久没写感觉手生了(对手指)

                                                              

《房里有人》评论区:   

1L:

卧槽卧槽卧槽?!开播了?!我磕的cp又有糖了?!

 

2L:

难以置信,楼下的快来掐我一下。我没做梦吧?

 

3L:

楼上什么奇特的要求?朕允了(bushi)你看这力度合适吗?

 

4L:

纯路人,这次录制的别墅,是上次节目的那个吗?

 

5L:

你说哪个?是薰尼冬天被当中暑的那个别墅,还是上次留下薰尼为什么举了一串扣子的问题就消失不见的课代表那个?(狗头)

 

6L:

xsl,楼上看似在回答问题,实则是在迫害羽风薰。楼上,你虾仁猪心。

 

7L:

我知道(举手)是录《与你共度的时光》的那个。因为这次是knights各位先到的录制现场,所以,这次小杏的房间是他们布置的。

 

8L:

?是奶p,我很好奇他们是怎么打败其他组合得到这次节目和小杏一起的录制机会的。eiei和ibr真的没有使绊子吗(弱)

 

9L:

使绊子了,没被绊住。不行,先让我笑会儿。在现场,是工作人员,当时场面一度非常混乱。

 

10L:

?好奇昏了

 

11L:

一分钟过去了,快讲。

 

12L:

众所周知,奶次以偷跑而闻名啊,拉都拉不住的那种。但是,小杏最近不是在负责fine的企划吗?然后,eiei就想,用这个来决定那个组合来参加节目,他明里暗里的各种暗示,但是,但是啊!最后司糖提议:

“这种事情,还是抽签来吧。这样姐姐大人也不会太过于为难。”

老板:(笑容凝固)

其他人:默默鼓掌

 

13L:

?居然是靠抽签决定的吗?是谁这么好的手气,让我look look

 

14L:

是大泉哥)泉之女神的手气不是白吹的。

 

15L:

快说谢谢濑名泉

 

16L:

这个房间,看着怎么怪怪的?东西怎么这么多啊!

 

17L:

多,就对了,这是他们对杏爷的爱。

 

18L:

大泉哥和姐姐布置的衣柜,栗子带来的床,对,你没有看错,是床…

 

19L:

那司糖和小雷带了什么。

 

20L:

带了自己(被打)

 

21L:

xsl,司糖带的零食把冰箱塞满了,小雷又写了一箱子谱子。

 

22L:

我梦回当初几个人拉小杏房休息。

 

23L:

这次,也有来着。(对手指)因为工作没做完,所以晚上偷偷躲在被子里写方案。然后被他们五个抓了个现行。

【濑名泉一手拿电脑,一手戳小杏的额头:“我说,不是刚才说了晚安吗,你这又是在干吗?不知道熬夜对皮肤不好吗?超~烦人,现在,乖乖的给我躺好睡觉。”】

真的,老婆的脸好嫩,一戳就红,好可爱啊!

 

24L:

栗子连枕头都抱来了

【“诶,小杏是睡不着吗?那老爷爷来哄你睡觉吧,乖孩子乖孩子,拍拍~”】

白天节能模式,晚上就开始释放能量。濑名泉戳脸他拍头,你们王子组是商量好的吗?

 

25L:

【雷欧想要唱摇篮曲给小杏,但是,被泉拉着领子往外走,“好了,大晚上的就不要唱歌扰民了,你也快去给我休息,把时差给我倒回来。”雷欧不停的挣扎,本来想大声反驳,但是想到小杏该休息了,又缩小了音量,“濑名欺负人!我唱歌怎么算是扰民呢?!我也要帮小杏睡觉!”】

虽然但是,这话怎么听着怪怪的?

 

26L:

他们吵他们的,小杏一脸懵,还用被子遮住了自己一半的脸,岚姐姐在后面悄悄和小杏贴贴,卡瓦——

 

27L:

别说了,我去重温“共度时光”了,果然,我cp就是甜甜的。

【7.16kn杏12h 22:22 特典掉落】关于我爱着的那个他(2)

上一棒:@安迷修的未婚妻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是上次泉杏的后续

前篇见合集

                                                                 

濑名泉表情出现了一瞬间的空白,两人陷入了一种诡异的沉默。半晌,他难以置信的声音响起:“你们就没人拦着她吗?”


鸣上岚又伸手指了指蹲在墙角装蘑菇的末子,朱樱司在看到银发前辈望过来的时候猛地站起,满脸通红,还紧张的打了个酒嗝,企图藏起旁边的甜点盘。


“拦了,小司司被妹妹酱强灌了三杯,现在人已经醉了,毕竟没有人可以拒绝可爱的妹妹酱。”


“睡间和雷欧君呢?”濑名泉腾出只手揉了揉眉心。


“等凛月回来,你要好好感谢他哦,他拖走了两个喝醉后想对妹妹酱动手动脚的臭男人,至于雷欧君,看到妹妹酱喝醉以后,就说什么inspiration  来了,不知道跑哪做曲去了。”


会场的另一边,坐在沙发上的朔间凛月的怨念已经要凝固成实体了。他一手拉住朔间零,一手拉住羽风薰,凭一已之力拖住两个想要跑到杏那去的醉鬼。


“啊——笨蛋兄长给我安分一点啊!喝醉了就在那里撒娇,小杏的膝枕可是我专属的。真是的,为什么薰哥喝醉了也这么奇怪啊!要不是为了小濑,谁会待在这啊!等小濑回来了,老爷爷一定要去找他要奖励。”


“谁让她喝的酒?”濑名泉决定先找出罪魁祸首。


“嘛,你没回来前大家在玩游戏,一桌饮料里有七杯酒,谁能想到全被妹妹酱选中了呢。”


“提议玩这个游戏的,是谁?”濑名泉磨了磨牙。


鸣上岚没有回答,濑名泉心里已经有了答案。那人还在另一边端着茶杯笑眯眯的朝他挥了挥手——又是你啊,天祥院,不对,这是英三岁。


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杏一把推开濑名泉,在兜里摸了摸,掏出手机,打开投屏,拿起了旁边的耳麦,打了个酒嗝,看了眼一脸懵的濑名泉和满脸看戏的鸣上岚,慢悠悠的开口:


“今天是今年的最后一天,明天就是新年啦!正好今天开新卡池,我就用我攒的九百抽,给各位表演个抽卡,希望大家新的一年都有好运,嗝~”


听到这边的动静,白鸟蓝良第一个冲过来,楼推人绝不错过任何一个抽卡时刻。


其他小偶像(指清醒的,没喝酒还能动的)也都走了过来。


五分钟后——


你见过四十连满破十一个房间异色吗?看着屏幕上再一次出现的三黄,白鸟蓝良光速打开游戏,往池子里砸下自己攒的3500钻。啊,彩,啊,偏了。


果然,是幻觉。


十分钟后——


这真的是up池吗?所有人脑袋上都顶着个问号,这是濑名泉新年限定up池对吧?那为什么一千抽小杏至少满破了四个小偶像,濑名泉你怎么还差一张?


羽风薰终于挣脱了朔间凛月的“魔爪”,晃晃悠悠的走过来,忽视濑名泉已经黑了的脸,仗着自己喝醉了,不要命的拍了拍濑名泉的背:


“我说,小濑,你是不是对小蒲公英有什么不满啊?连我都出异色了,你怎么还差一张啊?”


硬了,濑名“拳”拳头硬了,他努力忍住了想要打这个醉鬼的冲动,“超~烦人,这种事情我怎么会知道,真是的,明明工作这么忙,却还要抽时间来玩游戏?难怪这段时间她皮肤变差了…”


当他转头看向羽风薰的时候,醉鬼薰已经不知道跑到哪去了。旁边,是三个围在他周围幸灾乐祸的队友。


“诶~不坦率的小濑又出现了,好怀念啊。”


“啊哈哈哈,濑名这次大失败!啊,inspiration !就叫《失败的濑名年会》吧!”不知道从哪窜出来的月永雷欧又窜不见了。留下一肚子闷气的濑名泉和鸣上岚跟朔间凛月三个人面面相觑。


“他在干吗?”濑名泉不理解,濑名泉发出了疑问。


旁边两人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清楚,然后和他交流起了他不在国内发生的事。


另一边,借着酒劲壮胆的羽风薰,刚走到杏这边,想借这个机会表明自己的心意,就看见杏把手机往桌上一扣,朝他身后奔去。


完美错过了呢。


三人还没反应过来,杏就直接扑倒濑名泉的怀里,哭哭唧唧的朝着他说到:


“呜呜呜,濑名前辈欺负人!在现实里欺负我也就算了,抽卡的时候居然也欺负我!呜呜呜,我好想…”


濑名泉听到杏说到这的时候心头一紧,意识到了什么不对劲,马上伸手准备捂住她的嘴。


还是迟了一步。


“我好想拥有我男朋友的异色啊——”


完蛋,她耳麦没摘…两人遮遮掩掩快三年的事,就这样暴露在了大家面前。


“啪叽…”是什么碎掉的声音。


濑名泉认命的闭上了眼。


今晚的年会注定不平静。


还行,至少现在有了个名分。濑名泉在心里这样安慰着自己。


END…才怪!


还有一小章呢!只是“年会”部分完结了!







好怪哦,再看一眼——

【物资配送/苦瓜/22:00】魔女也会喜欢这个吗(2)

上一棒:@式Shiki 

下一棒:@戏子 

是上次企划的后续。

                                                                       

“那么,姐姐大人想去哪里呢?”朱樱司轻轻的牵着变小的杏,轻声询问道。


听了朱樱司的话,杏露出来迷茫的眼神。她也,不知道诶。


作为一个活了上百的魔女,她一直热衷于工作,除了工作,她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出去放松过了。


注意到杏的表情,朱樱司了然,“这样的话,就请交给司吧。司会让你度过愉快的一天的。”


那今天,能让你明白我的心意吗?


他带着杏去了无魔界的集市。



(磕)先占一个位,明早补齐。

三次有点事,土下座——

【all杏】关于我死后五年变成奇怪生物又重新回到es大楼(6)

摸鱼产物

有私设

我=杏≠玩家

es2的时候入坑,剧情还没补完,ooc致歉

第一人称和第三人称都有

前篇见合集

                                                                                

(半个小时前)

“虽然鹤见大人是第一次负责这种大型企划,但是您给出的方案,很惊艳呢。”伏见弓弦一边翻看着鹤见浅川修改过的企划案,一边点评到。


鹤见浅川把头从电脑屏前抬起,一脸茫然。


“啊?伏见前辈你在说什么?刚是在叫我吗?”她伸了个懒腰,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后,然后才小声吐槽到:“对面事也太多了吧,我已经改了三版,我已经快不认识这几个字该怎么写了…”


姬宫桃李刚跟品牌方谈完合作,板着个脸走了过来。伏见弓弦见状,起身给他端了杯茶。


姬宫桃李端着茶,半天没有下口,越想越气,干脆直接把杯子放在桌子上,开始发泄对刚才那个难缠的合作方的不满:


“可恶,庶民就是庶民,就算公司发展起来了,原来那种卑劣的性子,真是令人讨厌。居然还想趁着英智大人不在耍些手段,当我是什么人啊,我可是桃李大人!已经能独当一面的桃李大人!”


像是突然想起来什么,他的语气变得很失落:“她之前,是怎么过来的呢…她什么,都没和我们说过,真是的,区区小杏…”


当初的她是怎么熬过来的呢?


提起了沉重的话题,三个人的心情也都跟着变得沉重起来。


静——


打破这份沉默的,是伏见弓弦的手机,他向两人微微鞠了一躬,“抱歉,少爷,鹤见大人。稍微失陪一下。”


两人表示理解,继续修改着企划案。而他走向了窗边,接通了电话:


“发生了什么事吗,英智大人?这么晚了怎么还没休息,这样您的身体会受不了的…”


“我有件事需要你去做,弓弦,很重要的事。”天祥院英智打断了伏见弓弦的话,“把你手头上的工作先放一放,帮我去确认一件事。她好像…回来了…”


鹤见浅川抬头的时候,正好看见了伏见弓弦严肃的表情,她戳了戳旁边的姬宫桃李,示意他看看伏见弓弦严肃的脸,小声问到:“伏见前辈怎么了,姬宫前辈你知道吗?前辈的表情,好可怕的样子…”


姬宫桃李摇了摇头,还没来得及回话,就看见伏见弓弦走了过来,“鹤见大人,麻烦您跟我走一趟吗?那边要求我们明天就要把企划案的定稿交过去,希望您现在能和我走一趟。”


“诶?现在吗?那姬宫前辈…”鹤见浅川发出疑惑的声音,然后看向了一旁的姬宫桃李。


伏见弓弦已经收拾好了桌上的资料,“司机会把您送回去的,少爷。请早点休息。”


说完就带着鹤见浅川离开了。


“可恶!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车上,姬宫桃李对司机吩咐到:“跟上弓弦他们,别被发现了。”


司机有些为难:“可是…可是伏见先生要我把您送回去休息…”


“请你记着,给你发工资的,是我们姬宫家。”


姬宫桃李点到为止,司机也是聪明人,马上跟了上去。


当车开到杏家附近时,姬宫桃李才意识到了什么,“停车。”


大半夜的,伏见弓弦来这干吗?


他打开车门,往杏家走去,头也不回的对司机说到:“你先回去,不用管我了,等会儿如果有需要我会在联系你的。”


姬宫桃李躲在杏家不远处,看着伏见弓弦带着鹤见浅川敲开了杏家的门,哼哼唧唧到:“我就知道,弓弦瞒了我什么,等他出来了,看我不好好教训他!”


十分钟后,见伏见弓弦还没有出来,他也慢慢向巷口走去,想着在那出其不意,吓伏见弓弦一跳。


姬宫桃李没有等到伏见弓弦出来,反而等到了另一个人,一个熟悉又陌生的,不可能在见到的人。


他的身体微微发颤,张嘴,却怎么也说不出话来。


他看见对面的人犹豫了一下,然后无奈的说到:“那个,晚上好啊,桃李。”


理智在一瞬间崩塌。

******

我还没反应过来,就听见他“呜咽”了一声,然后扑向了我。


我受伤的脚踝跟本承受不住他这样的冲击,不出意外的,我俩同时向后倒去。


“呃啊——”我成了肉垫,结结实实的摔了一跤,姬宫桃李趴在我的身上,再也忍不住了,大声的哭了出来:“小杏,是你吗?真的是你没错吧?呜呜呜奴隶二号你终于回来了,我真的好想好想你啊!”


“那个,桃李,能先起来吗?”我这个姿势,太奇怪了啊!”


他红着脸,迅速站了起来,然后伸手把我也拉了起来。


他看见我不自然的动作,说了句“失礼了”就掀起了裙摆,开始检查我那已经肿成“猪蹄”的脚。他伸手按了几下,我疼的直抽气。


姬宫桃李直起身,表情严肃,“需要快点处理一下,不然…”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我就听到了不远处传来的脚步声和狗吠。


我心中警铃大作,不行,不能让其他人认出姬宫桃李。


我选择了一个最傻的方式——壁咚。


我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他一跳,但我黑色的带斗篷的兜帽不仅可以遮住我自己的脸,还能遮住他的。


五年过去,他比原来高了不少,虽然整个人都蒙了,但是还是很配合的蹲了下来,藏在我的斗篷里。


“小杏怎么突然这样做呢?”


“妹妹酱你在干吗?”


姬宫桃李的声音和身后人的重合在了一起。


是鸣上岚。


我眨巴眨巴了眼睛,看了眼蹲着的姬宫桃李,然后机械的转头,看着身后的一帮子人。


“那什么…我可以解释的…”


解释你大爷,我自己都不信我自己说的。


救救我——


tbc.

                                                                                       

快说谢谢须纪。救救我——(大哭)

别人的大冒险:读发疯文学

我的大冒险:更新,快点!

我:??这合理吗?!

991988058,看见这个群码没,就是这里发生的(目移)

【Forbidden Love Affair Ud杏24h| 16:00】学生会长的七夕计划(零篇)

上一棒:@粉色嬌嫩你如今幾歲了 

下一棒:@瞳児 (代鹤晏老师发)

ooc 致歉

第二人称,你≠杏,你只是一个平平无奇的打工人。

                                                                      

“诶?原来大家想看这个吗?”你看着同事递来的问卷报告,发出了震惊的声音。


同事看到你的惊讶的表情,露出来满意的笑容。“没错哦,七夕的节目录制,就拜托你咯!”


《最想跟谁一起过七夕》你也没有想到投票前三名会是朔间零,天祥院英智和衣更毛绪。但是看到她们的理由,一切就变得合理起来。


谁不喜欢认真负责的学生会长?


你先来,工作最爱我!


“那,杏前辈的行程安排没问题吗?”一天八场会,不是在开会就是在加班的路上,真的没有问题吗?你对此表示怀疑。


“安啦安啦,”同事看了眼周围,确认旁边没有人了才凑过来,对你小声说到,“为了这次的活动,上面特意给杏前辈放了三天假,而且那三位也特意把行程调开了。所以,你的任务就是确保这次的节目万无一失。”


你点了点头。


七夕节当天,你起了个大早,从斋宫宗那里拿到给杏前辈特制的和服后,又急匆匆的赶到杏前辈家的楼下与朔间零汇合。


“辛苦了,后辈君,”他看着你,礼貌的打了个招呼,“真是没有想到呢,吾辈居然被安排在了早上。”


果然…你怼着手指,小声的解释道:“并没有针对朔间前辈的意思啦,这次的顺序安排是按照你们三位担任学生会长的顺序来安排的,所以…”


“所以,吾辈被安排在了第一棒。嘛,能早一点看到小姑娘也不是一件坏事。”


“感觉今天的朔间前辈,很精神呢!”你感叹道。


你听见他低笑的声音,“虽然吾辈是暗夜的魔王,但是为了心爱的宝藏,还是可以忍受阳光的灼伤的。”


你们在门口站了一会儿,谁也没有先去敲门。


圣小心翼翼的打开了门,侧过身让你俩进去,然后用只有你们三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到:“爸爸妈妈已经出去了,姐姐起的太早又被我按回去休息了,我也跟同学约好了等会儿就出去,今天姐姐就拜托你们了。”


你郑重的点了点头。转身上楼准备叫杏起床。


楼下,圣和朔间零在交流着什么。楼上,你悄悄推开了了杏的房门。


“打扰啦,杏前辈,我进来啦——”你推开了门,把头探了进去,床上却并没有看到杏的身影,“诶?杏前辈去哪了?”你慢慢走了进去,突然,有人从后面抱住了你。


“不准动!xx 酱!”刚才没有看见的杏突然从你后面冒了出来,“哼哼~xx 酱快点老实交代,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今天到底想干什么!”


你果断把手上的和服塞到杏的手上,先发制人,“麻烦杏前辈先去把衣服换了,今天有惊喜哦!”


等杏换好了衣服,你先走了出去,朝楼下比了个“ok ”的手势,再把房门打开。


“xx 酱又在干什么,突然拿了套和服过来,真的是…”


看见楼下的朔间零,她的话戛然而止,脸上也染上了一丝红晕,她磕磕巴巴的开了口:


“为什么,朔间前辈在我家?!等会儿,这不会就是xx 酱你说的惊喜吧?!”


朔间零低声笑了起来,“七夕快乐,小姑娘。早上看到吾辈很惊讶吗?今天吾辈会给汝带来一个难忘的七夕的~”


你在后面默默地鼓了个掌,你敢肯定,这一定是个难忘的七夕。各种意义上都是。


你带着他们,来到早就预约好的照相馆。


“所以,这是要干吗?”杏不解的提问。


朔间零刚换好和服从试衣间走出来。


你义正言辞:“七夕节,当然要拍情侣照啊。”


对面两人对视了一眼,又很快的撇开了视线。这真的是…你在心里默默吐槽到。


摄影师兢兢业业的开始了工作,你也很认真的开启了后勤模式。


最后一套是夏日祭的主题,周围灯光慢慢暗了下来,莹莹点点的星光散下。你递上了一杯冰沙当做道具。


也许是因为口渴了,杏挖了一小勺冰沙放进嘴里,冰冰的口感,她舒服的眯了眯眼。


突然,朔间零伸手抹了抹她的嘴角,声音低沉,“小姑娘吃东西也太不小心了,果酱都粘到脸上了。真的是…想藏起来啊,不想把吾辈的宝藏给别人看见呢。”


杏羞红了脸,你兴奋的无声尖叫,手上还不停地拍着摄影师的背,“快拍啊,快拍啊!”


“你先,停下来啊——”摄影师身残志坚的开了口,你不好意思的扣了扣头,“对不起!对不起!请您继续!”


很好,粉丝福利有了呢~


tbc. 

                                                        

我褚汉三又回来啦!!!!

好!是学生会长系列——

死线人绝不认输!

二编:tbc 是指这个系列还没完!不是指这篇!